Jing

可以叫我阿水ᶘ ᵒᴥᵒᶅ
约稿请加:2901170507

也许是一个日光和煦的午后,也许在一间野趣盎然,繁花肆意的花园,坐着一位寡言心细的手艺人。大约感谢于那片云彩刚好飘过天空,没有太快也没有太慢;或是感谢那些自树缝里漏下的细碎日光,在池面烫金般地投落,井然有序又跳跃活泼;或更要幸亏当下那份心境平和自然,总之,一场不可多得的缘分由此发生:平日里习以为常的所见,被一层不同寻常的光彩渲染,以迷幻而又份外清晰的姿态,全新地展现于手艺人眼前。


 


在这让人疑心将旷日持久的悠然之中,手艺人长久的震撼于如此张扬的生机。这是何等的柔弱,何等的明媚,何等的温柔,又是何等的强大,既像羞涩的少女让人怜惜,又如美丽的母亲永恒的包容,细碎的感动汇集成海,沉溺其中的手艺人心动而心安,于是心中悄然秉承:女子,当被鲜花拥抱。


 


于是裙角袖间,花影乘风翻飞;因为步子小而碎,所以绝不在你面前掀起一阵花浪,更多像纤枝细朵摇曳于微风,惹人怜爱;不经意的低首间,便会有一两株幽草,零星点碎花,刹那间晃过眼帘,绝不出挑地以俏皮或优雅的姿态在转瞬即逝间绽放芳华,而延着雪白脖颈的曲线渐渐消失。真是一场静默的邂逅,又是注定会留在回忆里的一抹惊艳。夏日凉风,盈盈相望,和服包裹下的日本女子,都是精心呵护的艺术品。



评论
热度(7)
©Jing | Powered by LOFTER